吕洞宾云门献寿

时间:2016-09-23 08:44:00

分类:吕洞宾

青州城南有座云门山,山北面有个石刻的大“寿”字,当地人称为“云门献寿”。这么大的寿字,谁写上去的呢?有人说,这是八仙之一的吕洞宾的手迹。

当时,衡王要过五十岁生日,他平日仗势欺人,尽干坏事,百姓们都盼他早死,他自己却老盘算着延年益寿。于是,他就想在这五十大寿的时候,隆重地庆贺一番。

这天晚上,衡王府内张灯结彩,宾客踩着脚后跟往这涌,人喧马嘶,热闹极了。宴会开始之前,客厅里的人们,咬文嚼字地向衡王道福祝寿,说得衡王嘴巴上像撑起了顶门杠,没一霎合上。“大家坐下吧,来,喝酒!”

这声音象钟楼上的大钟,嗡嗡的一响,震得四周的麻雀都不敢作声了。众人定神一看,怪呀!说话的不是衡王,而是一位奇异的客人——粗布衣衫,举止平凡,毫无什么贵人的气质。

云门献寿

云门献寿

就是衡王心里也直纳闷儿:这是谁呀?我怎么不认得?

那人却象到了自己家里一样,走到首席正座上,一脸坐下来。接着又嚷道:“先来个满堂红,都把杯子举起来!”

本来,衡王的脾气象火药一样,见火星就炸。今天,他除了打心眼里高兴以外,还怕搅乱了自己的寿宴,所以,脸面上始终挂着甜咪咪的笑容。

衡王都向他送着笑容,谁知这是位什么人物?客人们真听话,齐唰唰地举起了酒杯……

杯中酒刚刚喝干,那人又命令旁边的侍从们赶快斟酒,还扯着喉咙喊:“菜肴不好,不要嫌,快吃,多吃!”说完又看了看衡王。

衡王更懵了,糊糊涂涂地笑了笑:“对,对!酒菜欠佳,诸位多多包涵。”

这时候,为衡王掌管这次宴会的管家周全,仿佛看出了点门道:所有来客的身份,我最清楚。这大厅里的席位,都是我布排的,没有这人呵!对了,准是混进府来的乞丐!

周全眼睛一眨,走到首席旁边,向众人有礼地讲道:“听说,诸君带来了许多华贵寿礼。为了祝愿衡王万寿,就请献出来吧!”

衡王早就想看看人们送他的礼物了。宾客们也巴不得赶紧亮出自己的珍品,震震旁人。周全这样一说,满堂宾客齐声叫好。

这个献上了金塑的“金玉满堂”,那个送来了金雕的“鹿鹤同春”,还有飞龙,卧虎、走麒麟等等金兽……一件件金光闪闪,照得人们眼花缭乱。

礼物都送上来了。周全斜眼一膘,那位怪客还稳当当地坐在首席上。周全想:你这穷鬼还不溜走,这可是割了鼻子照镜子——自寻难看。“请问,先生,您的礼品……”周全笑哈哈地问他。

那人冷冷一笑,撕下一片衣襟,蘸起酒,向南方空中划了几笔,然后用手一指:“礼品在山上!”

说来也怪,南山上,正冲衡王大门的地方,顿时显出了一个高大的“寿”字。月光下,那“寿”字闪闪地发亮光,就象夜明珠拼成的一样。

周全这才知道他不是平常人,急忙屈身施礼:“不敢动问,先生大名……”

那人只是冷冷地重复说:“礼品在山上。”

难道山上有他的署名?客人们向着南山狠劲地张望,除了大“寿”字,什么也没有。

衡王望着“寿”字,美得不得了。可他这样的人,贪心从来不足:“妙哇,妙哇!这字要写到我大厅里,那就更妙了!”

客人们指着大字齐说:“这意思好哇——寿比南山!”

“寿比南山”那词儿,就是从这里来的。衡王高兴得神魂颠倒。他乐悠悠地转过身,寻找那位怪客,已经踪影不见了。

他这一走,客人们更觉奇怪了。这是谁呀,竟有这么神奇的技艺?

突然,有位聪明的客人喊起来:“暖呀呀,刚才那怪客不是别人,就是仙人吕洞宾呵!”

“您怎么知道?”

“刚才,周总管问他名字,他答非所问,重复说‘礼品在山上’。这是个字谜——‘品’在‘山’上,不正是个‘喦’字吗?吕洞宾名喦号纯阳子,不是他是谁?”

“对对对!正是吕洞宾大仙呵!”

周全也想到了:“难怪刚才吕大仙招呼我们喝酒吃菜,象在自己家里一样。诸位忘了,‘宾至如归’嘛!”

“对呀,对呀!”客厅里又是一片喧嚷,“八仙庆寿,衡王大人万寿无疆啊!”

衡王简直高兴得晕乎了:“来来来,干杯,干杯!”他双手举起酒壶,要亲自为客人们斟酒。突然,有人小声说了一句:“不好,大寿字上面的‘点儿’没有写上。”

众人再次睁大了眼睛,可不是吗,“寿”字上面缺一“点”。

大厅里又议论起来,“这就不吉利了。它是说,衡王大人缺一点寿哇。

“是呵,这不明摆着‘寿不全’吗!”

衡王手中的酒壶“哐当”一声摔在地上,他自己也跌在椅子里,口里说着,“那还算好呢,恐怕在说我‘没有一点寿’哇!”

没有一点寿?这不是马上就要死去吗?

热热闹闹的祝寿大宴,转眼变成了坟场,静悄悄的。

这怎么办呢?衡王下令,立即找来快腿轿夫,抬他去追吕洞宾。

你别说,他还真追上了。衡王叩头作揖,哀求了半晌。吕洞宾漫不经心地说:“行呵,我就给你添添寿。”说着,他抬腿迈进了轿里。衡王只好跟在轿后跑回了大厅。能给他添寿,让他爬也行呵。

吕洞宾先让衡王搬来一口大缸,又让衡王向缸里倒满了酒。他脱下自己的粗布破褂,淹到酒里,提着衣领搅了起来。搅着搅着,缸里的白酒渐渐变成了黄色……而且越来越黄,黄得发亮了。吕洞宾猛然大喝一声,“嗨!”扬手将衣服向南扔去——一道金光飞上了南山,嚓!“寿”字的“点儿”写上了!

同时,原来闪着白光的大“寿”字突然象镀上了金,金光闪闪,光芒四射,照得衡王府和青州城,一片光明!

现在,老人们都可以指着大“寿”的“点儿”,说出哪儿是吕洞宾的衣领,哪儿是他的衣角。

当时衡王想,自己的寿命就要象这金寿一样,永放光芒了,慌忙向吕洞宾躬身行礼:“劳驾仙人了,给我添了个‘金寿’!”

吕洞宾一摆手:“不,我给你添了‘一点寿’!”说完,大步走了。

也就在这时,客人们同时发现他们送给衡王的金制寿礼,都让吕洞宾化在了酒里,涂在“寿”字上了。

衡王全明白了,有气无力地说道:“原来,仙人和百姓一……一心眼呵……”

话没说完,他就倒在了地上,半夜不到,就享完了那最后一点寿,死了。

从此,大“寿”的金光更亮了。它照到哪里,哪里的人们就能长寿。它一直向北照到八十里以外的地方,那里就取

了个名字叫“寿光”。直到今天,还叫寿光县呢!

吕洞宾的其它文章:

与本文近似的文章:

阅读更多:吕洞宾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