挽棺人

时间:2020-01-19 11:18:36

分类:传奇故事

说起来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可有的人、有的事让人记忆很深,所以即便鬼爷殁了多年,一想起,觉得他还是吧嗒着旱烟袋,小眼睛悠远地眯着,夕阳打在身上,精瘦精瘦的,满身涂着古铜色,静默地蹲在那儿,像尊雕塑,只旱烟袋冒着烟,袅袅的。一晃眼,一切仿佛就在跟前。

人都说鬼爷这个人独。独的意思是孤倔、独自、孤寡,鬼爷把自己活成了一棵树,离群索居,而且枝叶有刺,别人难以接近,他也不大愿意周旋那些人情客套,像块石头一样在黄昏里独坐。人们路过,问:“鬼爷,吃了没?”石头轻微动了动,吐一口烟,烟雾飘散,鼻息里嗯一声,就算回应。路人见惯不怪,悄然走开。

怎么说呢?村人对于鬼爷,有点既尊重又躲闪的意思。这两种情绪都来得隆重,所以平常的时候,很少见大人们和鬼爷走动。鬼爷也自觉,知道自己的身份让常人避讳,不怎么受活人欢迎,就几乎不往人场里去。整日里生火做饭、洒扫收拾,一个人过活,倒也自得其乐。

我们小孩子远远地见了他,猛地可是要被小小惊吓一回的。鬼爷会突然朝我们跑几步,龇牙咧嘴,两只瘦大的手做出抓捕的姿势,很凶恶。我们便呼啦啦跑了,跑一段回头看,鬼爷伫在那儿,眉眼平和,正冲我们笑呢。这个小游戏活泼了许多孩子的童年时光。当然,这小把戏也只有鬼爷做出来才有威慑力。

因为鬼爷是挽棺人。

家里有老人殁了,孝子戴一顶白帽,来到鬼爷屋里,行个礼,将跪时,鬼爷便支过去一把凳子,嵌在对方屁股边。孝子便掏烟,鬼爷接过来,仍抽自己的旱烟袋,抽完一锅子,在椅子腿上磕磕,淡淡地说:“知道了,回吧。”来人便起身,临走又躬身到底:“爷您多费心。”鬼爷不迎不送,眯着眼,似乎没睡醒。也不看刚才孝子屁股坐热的地方留着的一抹红。那是红纸包着的一点孝敬。

见惯了生老病死,那点儿事在鬼爷这里已经云淡风轻。孝子回去得踏实,有鬼爷主持,这丧葬稳得住势,吊唁、宴席的人事安排,挽棺、入土的规矩,一切都会有条不紊,让孝子贤孙放心。

鬼爷无妻无子,孑然一身。有几个朋友,有个相好。有的短暂,有的长久。

传奇故事的其它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