师旷

师旷,名旷,字子野。春秋晋国乐师,故称师旷。目盲,善弹琴,尤长于辨音。卫灵公至晋,命其乐师师涓为平公弹琴,他听曲后认为是亡国之声,随即加以制阻。晋平公铸大钟,众乐工都认为音律准确,他独不以为然。后经师涓鉴定,证明他的判断正确。

师旷

师旷生而无目,自称“盲臣”。曾担任晋国大夫,精音律,善弹琴,相传其谱作有《阳春》《白雪》等著名琴曲。也会鼓瑟。晋平公曾铸有大钟,乐工都以为音律和谐,只有师旷说“不调”,后来齐国乐师师涓证实师旷所言不假。师旷撰《宝符》100卷。

晋平公问于师旷曰:“吾年七十,欲学恐已暮矣。”师旷曰:“何不炳烛乎?”平公曰:“安有为人臣而戏其君乎?”师旷曰:“盲臣安敢戏其君乎?臣闻之:少而好学,如日出之阳;壮而好学,如日中之光;老而好学,如炳烛之明。炳烛之明,孰与昧行乎?”平公曰:“善哉!”

《左传》记载了师旷的民本思想。鲁襄公十四年(前559年),晋悼公问师旷对卫人逐君的看法,师旷直言:“夫君,神之主而民之望也。若困民之主,匮神之祀,百姓绝望,社稷无主,将安用之?弗去何为?”比孟子的“民为贵,社稷次之,君为轻”的民本思想要早得多。

师旷的相关文章

  • 师旷借献琴艺之机,指点晋平公为政之道

    师旷见国君是个肯纳谏的君王,就经常借献琴艺之机,像哲人一样指点国政得失,尽自己的所能,努力维持晋国的昌盛。” [阅读]

  • 师旷,中华乐圣的传神琴艺

    师旷拨了两下,一下就发现了其中的问题。他借题发挥道:“对于琴来说,大弦好比君主,小弦好比臣下。只有大小相应,各得其所,才能合阴阳,成就美声。现在大王让它们相互混合,我这个瞎子怎么能调好它们呢?”” [阅读]

  • 师旷,鼓琴能使天昏地暗风雨交加的盲人乐师

    师旷见晋平公一定要听,无可奈何,只好勉强从命,弹起了《清角》。当一串玄妙的音乐从师旷手指流出,人们就见西北方向,晴朗的天空徒然滚起乌黑的浓云。当第二串音响飘离殿堂时,便有狂风暴雨应声而至。” [阅读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