川岛芳子

川岛芳子(1907年5月23日-1948年3月25日)爱新觉罗氏,原名显玗,汉名金璧辉,满洲镶白旗人,清朝皇族,第十代和硕肃亲王善耆第14女。与蒙古丈夫一同参与满蒙独立运动,二战结束后,1947年10月22日在北平被河北高等法院以汉奸罪判死刑。

川岛芳子

川岛芳子早年

川岛芳子字东珍,号成之,光绪三十三年农历四月十二日生于北京肃亲王府,是清国末年,第十代和硕肃亲王善耆的第十四个女儿,后送给结拜兄弟川岛浪速做养女,意在复兴大清。1914年,年仅七岁的显玗跟随养父母前往日本,改名川岛芳子。数年后,川岛芳子完全日本化,亦从养父川岛浪速那里接受了政治、军事、情报等多方面的专门训练。坊间流传十八岁时川岛芳子剃平头、扮男装,痴迷于各种“男性运动”(如骑马、剑道、射击等)认为这样做是“清算了女性”。一说称自杀未遂,因被养父强暴,而她自传中则称剃发只是为表示复辟决心,男装是避开危险的保护色。

川岛芳子的间谍生涯

1927年11月在旅顺与参加满蒙独立的巴布扎布次子甘珠尔扎布结婚。1931年与日本陆军驻上海的特务机关长田中隆吉同居。作为日本间谍暗中参与了九一八事变和一二八事变组建满洲国,1932年满洲国成立。后在义父多田骏的支持下成为满洲国“安国军”总司令,1933年初参加热河战役。关东军宣传品中称“安国军是由满洲圣女贞德带领的满洲国义勇军”。

1933年在录音室的川岛芳子

1933年在录音室的川岛芳子

川岛芳子的衰落

1933年亦被多田骏送回日本软禁,“安国军”纪律散涣,被日军称为“马贼”。川岛芳子在日本电台广播中强烈批判日本军部的大陆政策,并利用权力释放一些被关东军逮捕的中国人,因此被日军视为双重间谍。1936年潜逃回中国天津,1937年经营“东兴楼饭庄”,并暗中继续其间谍活动,与日军高官及汉奸频繁来往。

东兴楼老板时期的川岛芳子

东兴楼老板时期的川岛芳子

川岛芳子被处决

1945年8月日本战败后,10月川岛芳子在北平东四九条胡同34号私宅被中华民国军统局逮捕,并以汉奸罪名被提起了公诉。1947年10月22日被判处死刑;1948年(民国37年)3月25日在写完遗书之后,早上六点廿分于北平第一监狱被执行枪毙,骨灰一半葬于北平,另一半被日本僧人古川大航送回日本。

川岛芳子处决争议

在河北的公审之中,关于川岛芳子的国籍问题是一个关乎其生死的重大问题。若其为日本国籍,则应该属于战犯性质。罪可能不及死。若中国国籍,则可以按照汉奸罪的罪名处死。其养父川岛浪速在其公审期间并未提供确切证明其日籍身份的资料。并且在证明资料中莫名出现了对川岛芳子极为不利的说明,例如着重谈到了其为清国亲王后代,幼年才成为他的养女。直接使川岛芳子继续以中国国籍身份受审,并最终被判汉奸罪。

川岛芳子多次在法庭上抗议法官仅以村松梢风编著的虚构小说“男装の丽人”当成判决汉奸罪的唯一证据而感到不满。

川岛芳子的遗体在枪决后公开示众

川岛芳子的遗体在枪决后公开示众

川岛芳子替死争议

由于川岛芳子审讯过程的公开和枪毙过程的保密,包括选择的时间、记者的禁入、尸体的样子无法辨认、死者发型和川岛芳子的不一致等,坊间一直流传“川岛芳子并未枪毙,死者实为替身”的传言。譬如当时有女子刘凤贞报案称其母亲失踪,而之前其姐刘凤玲由于在狱中患严重胃病,已无治愈希望而答应以十根金条替死,事后只得到四根,其母在追讨过程中也告失踪。另外同时也有报刊记者在报上声称在川岛芳子枪毙后,仍见过川岛芳子真人。但事后确认时,无论是报警女子还是报纸记者都无故失踪而不了了之。

当时司法行政部发文河北监察使署(相当于今日高等法院)要求查明替死传闻。根据展出的河北监察使署函覆调查公文显示:当时川岛芳子枪决后不但“陈尸监外,供人参观拍照”且检察官三次覆验,传闻显系“乖违事实之虚构”川岛生死之谜就此落幕。

2006年吉林省长春市的画家张钰,在提供一系列遗物和画作的基础上,声称其外祖母方姥就是川岛芳子,1978年才过世。根据遗物比对、李香兰的确认、部分字迹鉴别都支持此说法,但又缺乏直接的DNA证据,所以此说法仍存在争论。

1978年影星白光受访时说,美国救了川岛芳子并安排出逃准备做控制外蒙的前锋,最后一次见她是1947年。